阿拉善盟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水滸傳》里的梁山好漢,到底誰最該恨高太尉?

網絡整理 2019-07-02 最新信息
《水滸傳》里的梁山好漢,到底誰最該恨高太尉?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劉櫻姝

《水滸傳》里梁山好漢的最大敵人不是昏庸的皇帝,而是當道的奸臣。

在這些“奸臣”中最讓好漢集中火力當靶子的就是高俅,很多人提起高俅都恨得牙根癢癢,可是大家恨他恨對地方了嗎?

一,王進:不把太尉當干部

禁軍教頭王進一直認為,他并沒有觸犯高太尉,而是源于“父債子還”的老規矩。

當年那個流氓氣質頗濃的高二(高俅)曾在王爸爸手下學武。大概是高俅學藝不精,或者是王教練對學生要求太嚴,反正高二被“一棒打翻,三四個月將息不起”。

《水滸傳》里的梁山好漢,到底誰最該恨高太尉?

王爸爸的確出手忒狠,放在現在一定要在網絡上曝光一下:無良教師棒打學生致使四個月臥床不起……

其實,這些都是王進自己想的。私仇是不好拿到桌面上來講的,更不好動用公權來報復。高太尉能當上高太尉可不是“高二”水平了。

巧得是,王進在高太尉上任的第一天就給領導留下了惡劣印象,落下把柄。

那是一個太陽當空照,花兒對我笑的良辰吉日,高太尉躊躇滿志地上任了。

新領導上任肯定要開大會講大話,結果發現只有王進一個缺勤的。考勤人員說他半個月前就請病假了,假條在此。

可是這讓新領導怎么想?王熙鳳協理寧國府第一天有個遲到的奴仆,也吃了一頓好打并扣罰了當月工資做為懲戒。

《水滸傳》里的梁山好漢,到底誰最該恨高太尉?

新官上任三把火,高太尉這第一把火本來還沒確定從哪里燒起,正好王進給提供了機會。

“不打饞的,不打懶的,專打不長眼的。”王進倒霉就在不長眼,撞槍口上了。你王進信息就那么閉塞不知道新領導今天要來嗎?你就不能強打起精神來聽領導講話嗎?

如果王進那天帶病出勤,也許高俅還認不出他是“都軍教頭王升的兒子”,也不會想起不光彩的往事。王進一缺勤就顯露出來了。

二人在此場景下都認出了對方:你是誰誰的兒子,你是東京幫閑的“圓社”高二啊!有生之年,狹路相逢,終不能幸免。

《水滸傳》里的梁山好漢,到底誰最該恨高太尉?

王教頭錯就錯在沒把高太尉當干部。

二,林沖:對上司的錯誤判斷

林沖是被高太尉直接害慘的。但在整個事件中,林沖的無原則隱忍和錯誤判斷讓事態沿著不利于己的方向發展。

當初如果他狠狠教訓高衙內一頓,這個花花太歲恐怕要收斂得多。可是林沖顧忌“太尉面上須不好看”,自己不出手,也不讓魯智深為他出頭。

林沖錯誤以為高衙內挨打后一定會在高太尉面前告狀。但是高衙內還并不傻,事情是自己理虧。

《水滸傳》里的梁山好漢,到底誰最該恨高太尉?

所以,高衙內犯單相思作出了病,要不是老都管報告給高俅,高俅根本就不知道有這檔子事。

高俅聽完老都管的匯報后,第一個反應是:“如此因為他渾家,怎地害他?”高俅還知道因為養子而謀害林沖道理上說不通,他拎得很清。

“我尋思起來,若為惜林沖一個人時,須送了我孩兒性命,卻怎生是好?”

然后又想到要是因為這個事高衙內送了命那該怎么辦呢?他也很為難。下面是老都管獻計幫助領導排憂解難,于是有了“林沖誤入白虎節堂”的事。

這個事情是林沖大意造成的。“林沖每日和智深吃酒,把這件事不記心了”從思想上開始麻痹大意。

《水滸傳》里的梁山好漢,到底誰最該恨高太尉?

高價買了把好刀,他的好勝心又想到與高太尉家的好刀比試比試。人家就怕你不上鉤,你還真要主動自投羅網。

后來林沖因“手執利刃,故入節堂”被高太尉抓了短,要不是林沖家的銀子周全,林沖被判死刑也是“合法”的。

三,楊志: 誰是“竇娥冤”?

楊志本身人品有瑕疵,典型的“有奶便是娘”。

他并不計較主子忠奸,前番想投靠高太尉(可惜未遂),后來為梁中書押運不義之財(又失敗了)。

意氣風發的楊志職業理想就是“一刀一槍在邊庭上搏個封妻蔭子”,不辱沒“三代將門之后,五侯楊令公之孫”的身份血統。

為實現這一目標,他怎么做都可以,不講原則問題。

《水滸傳》里的梁山好漢,到底誰最該恨高太尉?

楊志在做殿司制使官的時候,在押送花石綱工作中出現失誤,嚇得不敢回單位認錯,躲了起來。

后來他看單位對瀆職人員下達了赦免政策,才敢露頭,謀劃著東山再起,重入職場。

高太尉把楊志呈遞的工作簡歷、復職申請看了一遍后大怒,把文書一筆都批倒了,將楊志趕出殿帥府來。

楊志的事徹底黃了,不僅無法實現“封妻蔭子”的人生理想,還落得腰包空空,連吃飯住店的錢都沒。

楊志此時的心理活動是:“高太尉,你忒毒害,恁地刻薄!”其實高太尉比竇娥還冤,人家又沒收你賄賂(楊志是在樞密院行賄),只是秉公辦了次事而已,結果就被楊志忌恨上了。

楊志不明白:你高俅本來就是個歪門邪道靠“腳”上位的,咋輪到我了卻和我講原則?

《水滸傳》里的梁山好漢,到底誰最該恨高太尉?

殊不知,高俅的“腳氣”不可復制,楊志的霉運可以傳染。

四,宋江:老鼠想和貓結義

宋江和高俅不是直接仇人,是老鼠和貓的關系。

作為國防部長的高俅,維護國家運轉而剿匪本來就是他的職責所在。這不是高俅有意要和宋江過不去,是二人身份地位決定的。

宋江自認為很“了解”高俅,其實在三敗高俅之前,宋江壓根和人家沒有交集。

在勸降呼延灼時,宋江曾說高俅“是個心地匾窄之徒,忘人大恩,記人小過。”宋江如此評價高俅一是來源于對“奸臣”的臉譜化印象,二是大概根據林沖的遭遇得出的結論。

《水滸傳》里的梁山好漢,到底誰最該恨高太尉?

其實歷史上的高俅是個懂得感恩的人,絕不是“忘人大恩”。他曾在蘇軾家作過書童,當蘇軾在官場混得很背的時候,他非但沒有落盡下石,還對蘇家人很照顧。

蘇家人只要來首都,高俅都會給予高規格接待。

他早年立軍功時在劉仲武麾下,劉對他比較照顧。當劉打敗仗后,高俅在朝中替他說了不少好話,沒有影響劉的仕途。劉仲武死后,高俅還向宋徽宗推薦劉的兒子擔任大將。

宋江在草莽聚集地江湖里算是有手腕的,但是在官場上還是太年輕。

他內心打著老鼠和貓拜把子的主意。捉了高俅后,這是高宋二人第一次面對面。

《水滸傳》里的梁山好漢,到底誰最該恨高太尉?

宋江的表現是“扶上堂來,請在正面而坐。宋江納頭便拜,口稱:‘死罪!’”高俅是“慌忙答禮”。兩位影帝開始飚演技。

高俅見了眾多好漢,在此情景下高俅不得不假裝“客氣”。但是宋江看多了動畫片《貓和老鼠》,真以為現實里貓和老鼠會有相親相愛的片刻溫存。

后來梁山泊招安的促成者不是高俅,高俅依然扮演著和宋江一干人作對的角色,“兔死狗烹”的結局還是高俅促成的。

參考資料:《水滸傳》、《揮麈后錄》

一場小規模的農民起義,卻改變了中國經濟發展史

皇帝最愛出家的朝代是哪個?就藏在金庸的《天龍八部》里

本文作者:歷史風云錄(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6512149994275335/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高俅   水滸傳   楊志   宋江   林沖   呼延灼   魯智深   楊業   人生第一份工作   我在宮里做廚師   竇娥冤   王熙鳳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排列三走势图2元网带连线 福建快3 雷速体育球门闪现图片 淘股吧股票社区 海南4+1 四川时时彩 甘肃11选5 股票行情000721 比分直播500万比分直播 融资融券标的股票 浙江11选5 北单 友钱网 浙江6+1 四川时时彩 中国最好的配资公司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