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盟信息網

首頁 > 本地信息 / 正文

內蒙古前首富的興衰史:曾身家105億小地鼠的花園 如今成"老賴"

網絡整理 2018-08-24 本地信息
(原標題:一個“煤老板”的興衰史:從百億身家富豪到“老賴”)

霍慶華(圖片截自慶華集團官網)

“煤老板”這個曾經風光無限的群體,正在經歷漫漫寒冬的考驗。

霍慶華,內蒙古前首富,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一度排名229位,他一手締造了中國民營煤企的巨頭——中國慶華能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慶華集團)。

在21世紀初煤炭行業的“黃金時代”,公司迅速壯大,資產規模曾達686.4億元,旗下共有50多家全資及控股公司。在從2012年開始,隨著煤炭行業進入凜冬,慶華集團也遭遇“滑鐵盧”

盛年不重來,一日難再晨。斷臂求生,成為了這家民營能源巨頭的選擇之一。霍慶華和慶華集團,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日?看著以前的“壇壇罐罐”,霍慶華本人又有什么經營上的反思?

內蒙古“首富”的人生起伏

軍人出身、長期從事煤炭工作、慈善家、企業家。對于霍慶華,只能從零散信息里找到這些空洞的描述。

關于他的簡歷,各處的資料也很統一:上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先在部隊服役,后到寧夏石炭井礦務局醫院任醫師,并在寧夏煤炭職工大學經濟管理系學習。

外界少有人知曉霍慶華的原始資本積累是如何完成的。但當霍慶華再出現在眾人的眼前時,“慶華”雛形已現。

1996年,“慶華百靈公司”成立(公司官網中還有一說是1996年阿拉善慶華有限責任公司成立)。

2000年,收購國有百靈煤田。還是這一年,內蒙古慶華集團在阿拉善創辦。

初生的“慶華”,剛剛落地就趕上了21世紀初煤炭行業的“黃金十年”快車。在那個年代,“巨無霸”煤企在中國大地上層出不窮,譬如中國神華,譬如陜西煤業。而慶華集團,亦是那個時代民營煤企的代表。

資料圖,圖文無關(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0年9月25日,《福布斯》中文版第一次發布了“內蒙古富豪榜”,榜首之位由霍慶華以65億元身家奪得。那也是內蒙古采礦業的高峰時代,在這份“內蒙古富豪榜”上,共有10位商業精英榜上有名,其中8位來自采礦業。

即便在2017年的福布斯華人富豪榜上,其他7位采礦業的精英已鮮有上榜,霍慶華仍以15億美元的凈資產,排在第270位,與他并列排名的還有英皇老板楊受成。同樣是在2017年的福布斯中國400富豪榜中,霍慶華以105.3億元的身家排在229位,并列的則有加多寶“涼茶之王”陳鴻道。

在2011年,慶華集團正式成立。這個發跡于內蒙古阿拉善的民營能源巨頭,已將版圖擴張至寧夏、青海等地,業務由煤炭拓展至傳統煤化工,再到煤制氣等新型煤化工,慶華集團風頭正勁。

然而就是這樣的風云人物霍慶華,如今卻已被限制消費,列入全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依法規已不能進入星級以上賓館、酒店、夜總會等場所消費。

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霍慶華涉及一項法律文書確定義務未履行,立案時間是今年3月12日。也就是內蒙古慶華集團慶華煤化有限責任公司應向北京國資融資租賃股份有限公司支付租金1.01億元及違約金,霍慶華就相關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于8月9日到慶華集團的總部,但慶華集團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未曾聽說霍慶華已被列入失信執行人名單之事。

經歷內蒙古首富到“老賴”的人生起伏,在金洲慈航的百億資產騰挪中,霍慶華是其中重要的參與方之一,他準備將其旗下優質的化工標的賣給上市公司。

慶華集團此前對該標的寄予厚望,曾希望將其打造為國內外具有影響力的精細化工高端產業。據慶華集團官網2013年10月介紹,內蒙古慶華集團騰格里精細化工園區是內蒙古“雙百億”工程和重點工業項目之一,項目總投資140億元(其中利息及其他為12億元),建設期為三年。項目建成后可實現銷售收入102.13億元,年利潤47.96億元。

由此可以看出,在過去近20年一直急速壯大的慶華集團,如今開始做起了“減法”。從戰略擴張到資產收縮,慶華集團發生了什么?

行業寒冬中負債前行

這是一出“黑色幽默”,公開資料顯示,資產規模曾達686.4億元的慶華集團,竟然會因為拖欠15萬宣傳片制作費被閃維時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起訴,原告稱雙方簽訂合同是在2014年。

雖然在2016年,原告已經撤訴,但對慶華集團來說,一系列的債務糾紛、欠款糾紛、融資糾紛從2014年開始大量涌現。

一個個難題接踵而至擺在霍慶華和慶華集團面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查詢發現,慶華集團因未履行法律文書的給付義務,已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涉及的未履行文書多達12件。這部分未履行的法律文書多是集中在2017年1月至2018年7月,最近的一筆是在今年7月。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慶華集團上述未履行法律文書涉及金額超過了1.5億元。這其中涉及債權人有國資背景的北京國資融資租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資融資租賃)、A股上市公司蘭石重裝等。

圖文無關(圖片來源:攝圖網)

另外,2015年~2017年,慶華集團還曾因買賣合同糾紛、運輸合同糾紛、融資租賃合同糾紛等遭遇多起訴訟。經不完全統計,涉及的訴訟數量超過了10次,原告包括大連華銳重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等。

2012年以來,煤炭和煤化工行業的由盛轉衰,也正是打敗霍慶華的“冬將軍”。

自2012年以后,因產能過剩,煤炭這類大宗商品的價格從頂峰到谷底。特別是在2014年,整個行業出現了普遍性虧損。煤化工產業鏈同樣如此,2013年左右,焦炭、甲醇產品的價格一路下跌。

在行業低迷期,慶華集團的基本面并不理想。聯合資信的跟蹤評級數據顯示,從資產總額來看,截至2012年、2013年、2014年、2015年3月,慶華集團的資產總額分別為453.58億元、570.01億元、686.4億元、683.17億元(未經審計)。伴隨資產規模的增長,慶華集團的債務規模也在膨脹,這段時間,公司的資產負債率維持在80%以上。

行業不景氣,慶華集團主營產品的售價大幅度下降,譬如原煤,公司2013年的平均價格達475.99元/噸,到2014年的平均價格僅為215.64元/噸。產品價格下降,影響了慶華集團的毛利率,以煤炭和煤化工為例:2012年,煤炭的毛利率在37.73%,而到了2014年,毛利率僅有13.77%;2012年,煤化工的毛利率在19.53%,而到了2014年,毛利率僅4.47%。

經營情況不理想,慶華集團的資產結構也不健康。截至2014年底,慶華集團的貨幣資金為84.62億元,其中97.9%為各類受限金。另外在301.38億元的流動資產中,有高達41.47%比例為其他應收款。

進一步來看,其他應收款賬目余額為128.77億元,其中有85.61%的比例均來自關聯方占款。在前五大其他應收款的單位名稱中,北京融金明鑄企業管理服務有限公司所占比例達22.53%;名字帶著“慶華”二字的3家公司也占據了25.8%的比例。聯合資信評估有限公司曾對此表示,關聯方對公司占款規模快速上升。

斷臂求生早已開始

在行業低迷,經營情況不理想的這段時間,慶華集團并未收縮戰線,反而繼續擴充產能。截至2014年,慶華集團投入的在建項目包括了25億元的已內酰胺項目、10.09億元的焦化二期、85億元的格爾木鋼鐵工業園、40億元的慶華煤礦礦區工程等,合計金額達到了184.94億元。這其中,包括了134.68億元的自籌資金,50.26億元的貸款資金。

同時,慶華集團擬投項目還包括55億立方米/年煤制天然氣項目二期、煤礦、電廠等項目。其中,煤制氣二期計劃總投資90億元。

對于這類重資產性質的企業來講,在建項目需立即投入經營,才能形成穩定的現金流。然而,慶華集團的部分建設項目卻遭遇了環保難題。

資料圖,圖文無關(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2014年,內蒙古慶華集團騰格里項目曾因污染問題停工。

2018年7月18日,生態環境部公告,新疆慶華55億立方米/年煤制天然氣項目(一期工程)成為竣工環境保護驗收不合格的建設項目。驗收不合格的原因之一是:固體廢物產生量、處理方式和去向不明確。

為此,霍慶華曾在會上強調過環保問題的重要性,并被他視作決不能觸碰的“底線”,“安全環保是能源化工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哪個企業這方面出了問題,哪個企業就會被淘汰出局”。

遭遇行業周期起伏、項目投產推進緩慢……內憂外患之下,慶華集團資金鏈的壓力巨大,融資成為頭等大事。

2014年9月和12月,中原信托先后四次向慶華集團增資,累計增資16.8億元。

2014年底,北京融金明鑄企業管理服務有限公司以33.2億元的交易作價,拿下了慶華集團煤化工有限公司。交易完成之后,慶華集團增加投資收益23億元。

此外,在2013~2016年這段時間,霍慶華還曾多次出質了慶華集團的股權。

霍慶華的反思與“浴火重生”

最終,霍慶華也意識到已難以復制過去融資輸血式的做法:“要想保留我們所有的‘壇壇罐罐’已經不切實際,集團通過傳統的融資輸血方式也已經難以為繼,企業之間依靠相互輸血也因共性矛盾和債委會的設立而失去了能力和通道。”他同樣意識到,慶華集團已經缺少“充沛的流動性和融資擔保條件”了。

此時的霍慶華再次站在了十字路口,猶如其27年前一樣,又到了不得不抉擇的時刻。這一刻,他不再有登上頂峰時的豪邁,反而是多了一絲反思:“在企業最好的時候沒有做風險的對沖、多元化的配置,在高速發展過程中我們許多管理方面的矛盾和問題都被掩蓋了。”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那個依靠規模取勝、粗放式經營的時代已經不再。“我們有近200億的低效無效資產。”霍慶華概括說道,“大而不強、資產利用率低、創新能力不足。”

慶華集團準備將旗下優質資產內蒙古慶華集團騰格里精細化工有限公司賣出(圖片來源:每經記者蘇杰德/攝)

他還對管理反省道:“長久以來,我們慣有的思維模式局限了我們對于管理的人性化認識,片面強調了忠誠與服從而忽視了尊重與協商。”為此,“從今年下半年開始我們要著手研究實施‘股權激勵辦法’。在股權激勵的基礎上改革企業管理架構和管理方式,要建立相互依賴又相互制衡的公司治理結構和商議事規則”。

在此次重大資產重組之前,慶華集團已先行進行資產剝離。

去年下半年,慶華集團將南北寺旅游資產全盤出讓。關停效益差、無前景的公司或企業、通過出售與合作資產、股權等方式積極引進各類資本、成立債委會化解債務風險……在新的方向上,霍慶華和他的慶華集團是否能就此走出泥沼,這需要時間的驗證。

不知一切能否如他所言:“人是需要一點精氣神的,我堅信天道酬勤,集團脫困只是時間問題,在大家的努力下,我們一定能夠縮短這個過程。”

Tags:煤化工   股權   內蒙古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排列三走势图2元网带连线 手机版天津11选5走势图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新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本财配资 云南11选五投注技巧 什么控制股票涨跌 湖北快三湖北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河北开奖结 南方双彩网手机版正版 股票趋势与技术分析 北京福彩快3开奖结果 bfb游戏理财平台 福州福彩快三走势图 青海体彩11选5走势 德威新材今日股价 东方6 1历史开奖查询